第二百四十六章 老卒(完)(1 / 2)

扼元 蟹的心 0 字 8天前

 这批身披轻甲的士卒们,大都是徐瑨的部下,平日里专门负责巡哨戒备的。自从郭宁打退了蒙古人,莱州境内立刻就成了诸多势力关注的焦点。这几日里,隔三差五就能抓到一些身份不明的鬼祟人士。

抓住探子的士卒都有功劳,于是没抓住过探子的,也都擦亮双眼,摩拳擦掌,把警惕性抬到最高。

但士卒们又不是傻子,被张荣这么连番大嚷,感觉出不对了。

“听说慧锋大师真已经回来了,确实坐的是海船!我刚才还在码头看着船队进港呢!”

“许猪儿那小子也说,是在海边礁石滩那头,撞见的此人。”

“船队是去接应济南来的百姓人丁,这人说,他便是济南的!”

“……真抓错了?”

士卒们兴高采烈的脚步一滞。

“要不,派个人去码头,找赵都将或者刘都将,问问?”

“娘的,那可来不及了。先松了绑……就算这人有问题,我们大伙儿盯着呢,还怕他跑了怎地?快快,节帅在前头等着呢!”

当下张荣被放开了,严实依然灰头土脸被捆着,两人来到郭宁面前。

张荣顾不上严实,先把缠在腰间的袍服重新穿上,让自家形貌稍稳重些。

郭宁的经历够丰富,眼光也足够敏锐。凝神扫过,就知这两人气度非常,绝非细作之流。当下他摆了摆手,向着士卒们道:“你们几个,把那位也放开吧,我估摸着,哪里有些误会。”

士卒们讪笑着连忙动手。

绳索松开,严实背脊着地,一个骨碌起身。他是那种容易义愤上头的豪侠性子,为了世交好友的安全不管不顾地翻山越岭来此。但刚才只听张荣说了一句,便知道自家怕是哪里想得左了,李世弼父子两人并无危险,而定海军与蒙古军之间,也不是他想象中的交易。

两人彼此对视一眼,再看郭宁,只觉郭宁目光炯炯有神,有一种杀过很多人才会获得的,不太把人命当回事的凶恶隐藏其间。张荣和严实也都是此中老手,感觉不会错。

而这会儿,郭宁的姿态又很放松,笑容很随和,并不带着强烈的压迫感,也没有女真人高官的那种故作威严。他开口说话的语气与方才并无不同,就是一个老卒在和同伴谈话那样。

“请教两位的尊姓、大名。”

严实自觉模样太狼狈,于是示意张荣出面。

“在下张荣,济南历城人,如今在济南城外黉塘岭,聚集了三五千人,姑且栖身。”

张荣拜过郭宁,坦然讲述自家的身份来历,又把严实的情况也一一说了,尤其夸赞他与蒙古对抗的义烈,又痛骂天平军节度使黄掴吾典拥兵不进,胆小如鼠。

听得张荣自称与董进熟悉,郭宁把董进唤了来,一起攀谈。

原来董进投入郭宁麾下,就是昨天的事。他是直性子人,到莱州一见军威赫赫,立即动心,于是来到军堡门口,说自家武艺很好,是来投军的。

郭宁让赵决试过董进的武艺,果然出色。赵决又与董进射柳为赛,以他在军中屈指可数的箭术,也不过胜出董进半筹罢了。

待到知晓董进年才十四,郭宁甚是喜爱,又想到董进本地人的身份,正好显示郭宁对山东豪杰的信任,便让他跟在自己身边,权做个傔从,跟着倪一。

董进昨晚、今早才安排定了宿处,认识了同僚,上午便向郭宁告假,说要去长白山把童养媳袁氏接来。

郭宁当即同意了,让董进明天启程,快去快回,又额外赏赐了一些钱财,供他安家所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