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鸿门宴,英雄气(1 / 2)

镇龙廷 鱼儿小小 0 字 2个月前

 高顺此人,平日里默(www.19mh.com)默(www.19mh.com)做事,默(www.19mh.com)默(www.19mh.com)练兵,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。

就算是开口说话,也很不讨人喜欢。

所以,无论是吕布也好,陈宫也好,甚至其他将领,都跟他没什么话说。

尤其是陈宫,与高顺两人更是势成水火,说不到两三句就会呛起来。

这时,吕布就感受到了陈宫的难处了。

被高顺这么一说,他整张脸涨得通红,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

堂堂天下第一武将,就被人这般看不起吗?

还是自家手下,倚为长城的重将高顺。

他发火也不是,不发火也不是。

总不能把那陈家小子叫来堂上,大家比过一场吧。

张辽不支持出兵也就罢了,这位出名的稳重,不是必胜的仗,他基本上不打。

可高顺,这位不管胜还是不胜,领着军队都敢上去硬拼的铁头娃,竟然也懂得权衡利弊,这还怎么玩?

总不能让陈宫领兵吧。

这是个书生。

或者让臧霸出马?

对方刚刚投靠,有着山贼习性,会不会打不过了,直接投降对面?

这种事情完全有可能发生。

至于曹性和成廉,吕布根本不考虑。

这两人上去就是送死。

‘难道,真的要我自己领兵前去,让人看了笑话?’

堂中气氛显得肃穆,这一会,就连陈宫也不好多说什么了。

这支大军就是如此……

大家聚在一起,并不是为了什么宏伟的理想,也不是真的就忠于大汉,只是挣扎求存而已。

天下大乱,诸侯并起,他们完全看不到希望在哪,只是随波逐流,跟着一個强人打来打去。

至于跟着谁,其实是不重要的。

吕布能得人追随,并不是他的个人魅力有多强,而是机缘巧合,凑巧大家走到一起了,跟着他也很少吃败仗……

说白了,就是他的武力很强,让人服气,管得也不严格。

跟着这样的老大,没什么不舒服的。至于忠心什么的,那就不用强求了……只要不在面对敌人之时,当场反叛,就已经对得起他。

堂中气氛难堪,高顺恍如不觉,仍然自顾自说话,仿佛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。

“当日,公台先生说起要请动援兵,方能退去曹操大军,解得此厄……那么,末将有一事不解,眼下这城中,不是明明有着一支援军吗?为何偏要舍近而求远,去袁公路那里低声下气呢?”

“什么?”

这个提法,就真的很新鲜了。

众将全都傻眼,就连张辽也是猛然抬头,看向高顺。

闷葫芦不说话的时候,让人完全看不懂他在想什么。真的说起话来,却是要吓死人啊。

对方杀了己方三将,不但不报复,反而当成援兵,这思路也是没谁了。

陈宫当场就跳了起来,戟指高顺,怒(www.ibxx.com)道:“是不是还要请温侯嫁女,把那陈元真拉拢过来,如此,两家结成一家。”

“未尝不可。”

高顺老神在在的说道:“总要好过虚无缥缈的袁术大军……此时曹军在外,准备围城困守,若是放水决提,封锁要道,就算是求得袁术发兵,又有什么作用?远水解不了近渴。公台先生,你若惧死,不如早早出城,投奔扬州,免得在此为难。”

“你,竖子不足为谋。”陈宫拂袖就走,走了两步,冷然道:“下邳城小,一山难容二虎(www.shuxie8.com),真把那陈家子请为奥援,到时听谁的,还要两说。”

草。

好毒。

张辽看着陈宫离去的背影,摇头无语。

这老家伙打仗方面不说,就说这对人心的把握,绝对是天下一流。

只是区区一句话,就把吕布的心思给堵死了。

一山不容二虎(www.shuxie8.com)啊。

你嫁女可以,招陈家子为援兵也可以……到时这城中军马,到底听谁的?

没见人高顺说了,连你吕布可能都不是那陈元真的对手……

总不能反过来,把下邳双手奉上,就此甘为前锋,为别人冲锋陷阵吧?

吕布面色狂变。

长长吐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此事先行搁置,容某细思。”

扔下这句话,转身离开。

一骑的答远去,却是去了后衙。

想必,是与夫人女儿商议去了。

堂中一片死寂。

众将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良久,张辽才叹气道:“高兄何苦如此?”

“某只是为了温侯基业而已,连自己家人都护不住,又谈何护住治下百姓,让兵将归心?他已是病急乱求医,被陈公台花言巧语所蒙蔽,看不清形势……不下重药,何以解得此疾?”

张辽闻言点头,再没说话。

要说,爱之深,责之切,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

张辽知道,众将之中,有一个算一个,最是不想看到吕布败亡的,非高顺莫属。

这位虽然言语不多,平日里也基本上不发表什么意见,却不见得就看不清形势。

对于阵营之中的将领各怀心思,他看得再明白不过。

如侯成、宋宪、魏续等人,甚至,包括张辽自己,其实也有想过,假如温侯穷途末路,自己到底何去何从。

要说与他陪葬,还真没想过。

吕布此人,心思易变,想到什么就做什么,没有太多远见,也谈不上太大的野心,跟着他,也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而已。

真要是与他同生共死,别说过不了自己心中这一关,就说吕布自己,也不见得就希罕这一点。

他真正看重的,还是后院妻子儿女,手下众将,以及那些士卒,在他眼里,只是工具而已。

等到有一日,连自己最是疼家的女儿,也可以舍弃,可以送人。

麾下众将,还有什么可以期盼?

这就是高顺心中不满的原因。

与侯成宋宪等人不同,高顺并不愿意看到温侯吕布如此曲意逢迎别人,就算那人是四世三公嫡子袁公路,也是一样。

有句话叫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”,可以败战,心气不能丢了。

而这时的下邳大军,这股心气悄悄的已然不见。

焉能不败?

所以,陈家子可以打,但没必要打,明明对方已经成为下邳城中,陈家的一颗弃子。多少算是与己方大军同病相怜,同样被困在城中……这是天然的帮手,又何苦逼反,损兵折将,便宜了曹操等人呢?

更别提,还有吕铃绮这层关系。

消息已经传了出去,泼水难收。吕家女的名节已然毁掉,还能挽救不成。

姑且不说,这消息到底是谁传的,就说这既成事实,已无法改变……无论如何,也不应该强行把自家女儿送给袁术吧,那样的话,让袁术如何看待自己?

天下诸侯又如何看待自己等人?

高顺性格就是这样,一旦认定了一件事情,就很难改变。

说他刚正也罢,说他一根筋也行。

这时出言,倒不是特意针对吕布,而是真的想要破局。

……

对于下邳府衙的一些争论,张坤一点也不知道。

他也不知意这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