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风雨欲来(1 / 2)

我若不是神 自情者 0 字 10个月前

 安息经有扰敌、乏敌、藏踪等作用,争杀之助稍逊,却直达练气十层,仅此便弥足珍贵。

不过谭安宁最看重的,还是此经于资质方面要求极低,是现在最佳也是唯一的选择。

一缕薄弱灵气在经脉流淌,谭安宁暗忖:“水星根本不适合修行,灵气近无,练气一层不知要何年何月?”

“我资质低劣,只能选这《安息经》,难道这一世,路没开始走,就到了尽头?”

谭安宁感受到强烈地排斥,要令那缕灵力消亡,水星不支持修行者,这在他意料之中。

资质问题也是亟待解决,修行之路苛刻至极,谭安宁虽说低劣,但比不能修行的凡人,又有天壤之别。

偏偏身体长成后,再好的资质也会埋没,变得无法修行。

“重生到六岁就好了,说不定还是个上品资质。”谭安宁不知足想到。

摇摇头,已有决断,十年之后,那一泉泉灵池,就是逆天改命之机,前世他趋利避害,今生不能再错过。

夕阳西下,谭安宁回到宿舍,内里空间住下四人绰绰有余,甭提很多时候,里头都只有谭安宁和另一人。

入目是排老大的达子东,身高体重对等,横竖一百八,家境不错,不常在宿舍,喜欢出去浪。

又看到老二余剑,真是稀罕。人如其名,剑眉星目,校内有名的大帅哥,很少出现在宿舍,一般在外面住。

至于老四陈凡,家世平常,但不简单,是太西行省状元,大学霸!为人傲气了点,不怎么搭理人,如以往般坐在床上,抱书苦读。

门开瞬间,两人抬头,谭安宁望这三位几乎‘遗忘’的故人,心湖微微波澜。

没等他开口,达子东灵敏蹦起,亲热挽住他的手。“瞧瞧这谁?老三,你可是学校大名人,真能忍噢!”

“碰到手罢了。”

“平时不声不响,心这么大!那可是安灵月!哥们看看,哪只手?带不带花?”

胖手端起谭安宁左手,直勾勾盯着,一旁余剑见此,欲言又止。

“你当时什么感觉?”

“你够了!”谭安宁收回手,向余剑点头致意,回到床边。

达子东讪讪一笑,眼珠一转。“老三,咱们是兄弟,开学还请你吃过饭,今晚一起睡好不好?”

一言不发的陈凡冷哼一声,接受不了女神受到如此诋毁,没瞧出他还是安灵月路人粉。

谭安宁精神一振,下意识道:“好!真是太好了!”

达子东大喜:“你答应了!”

余剑嘴角抽搐,陈凡合书准备离开。

“真是率性男儿,人生在世,常常不能自己,达兄如此人物,万中无一,可谓出淤泥而不染,犹如红尘中的一朵绚丽奇葩,不顾世人俗见,真真实实做自己,我敬仰万分!”

达子东微愣,谭安宁又道:“但私觉有狭隘之处,此地区区六十平,远不及屋外,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。”

“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?”达子东喃喃自语。

“什么时候变成赞美精了?”那陈凡小声地不屑。

谭安宁苦笑,说的没错,这早融入本能,若要改变,朝夕怎能做到?

眼见事态回到正轨,余剑不着痕迹地松口气,望向谭安宁,一天没见,似乎有些不同,斟酌片刻。“老三,你要小心,安灵月……他们可能会为难你。”

出于同寝之谊,余剑出声提醒,他和‘破狼’二人算是旧识,但绝非朋友。

他们地为难,即使一点点恶意,也可以称之为不幸。